作者:【美】梅格·杰伊

Supernormal_超级正常人/超正常人

前言

几乎所有漫威中的超级英雄,都是童年逆境的承受者,童年时都或多或少受过创伤。

这本书告诉我们每个人都能够成为Supernormal,走出那个逆境,成为正常人。

大部分的人都能够从童年的逆境中走出来,而且你要能看到那个挫折所带来的“礼物

那个逆境曾今给你带来的打击和挫折,让你和别人变得不一样,因为逆境中的经历,让你拥有了别人不具备的一些能力,让你变得更强。

这就是这本书所给我们带来希望的地方。

75%的人都有着或多或少的“童年逆境”

童年逆境的几个例子:

  1. 父母酗酒
  2. 兄弟姐妹的欺负
  3. 父母的争吵,甚至离婚
  4. 学校被人欺负、歧视、孤立
  5. 受到性侵害、虐待
  6. 父母去世

这本书告诉我们:所有拥有童年逆境的人都能够找到自我应对的自救方法,并且能够成为一个正常人。这种能力被成为复原力

童年逆境伴随着起点故事,起点故事是对你伤害最深的情景。

同年逆境的原理

杏仁核越强,布罗卡式区域就越不活跃

杏仁核是掌管恐惧的部分

布罗卡式区域掌管语言的部分

当杏仁核调动起来的时候,你开始紧张、害怕,人本性中野兽的部分调动起来,这一刻要么打、要么逃

你的语言系统开始关闭,所以会出现述情障碍症

经历巨大恐惧的孩子,描述当时发生的事情会无法表达

慢慢的这种恐惧会变成潜意识,埋藏下来,一直影响着你,这是人们对童年逆境的反映。

卡尔·荣格

主张把人格分为意识、个人无意识和集体无意识三层。

当你的潜意识没有能够进入你的意识的时候,它就可能是你的命运。

也就是说,童年逆境虽然你可能说不出来,可能没有办法描述,但是它给你的身心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如何应对童年逆境

第一个案例

主人公:保罗

关键词:战斗

起点故事:

保罗个子矮,整天在学校中受同学欺负。不光自己收到欺负,谁和他玩也同样会受到欺负,导致他在学校中没有朋友。

心中充斥着孤独、被排至的感觉(心里虐待和生理虐待产生的效果,有时候心里虐待会更严重一些)。

转折,

然后,有一天保罗在放学的时候,同学们朝他扔石头,结果砸到了他的眼睛,流了很多血。

当他回到家,他听到了妈妈向爸爸的哭诉“觉得他们就是在欺负我们”

保罗在那一刻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愤怒”

保罗以前从未感受过“愤怒”,以前被欺负内心都是害怕,想取悦,想和朋友们玩,但他从未愤怒过。

但这次他看到妈妈因为他被欺负而难过哭泣的时候,他产生了“愤怒”的感觉。

愤怒是一种自救的方式愤怒本身也是一种疗愈的手段,因为愤怒能够让人产设存在感,让人认清现实和存在的状况,并且意识到自己的价值。

于是,保罗开始锻炼,使自己变得强壮的多,每天坚持跑步,学习巴西柔术,所以保罗可以很容易的制服同龄人,但又不会对他们造成伤害。

从此以后,没有人能够再欺负他再往后,由于保罗养成了锻炼的习惯,养成了客服困难的习惯,大学毕业后成为了美国海军的军官,在军队中如鱼得水。

原理:

钢化效应如果想让一个东西变得更硬,想把铁变成钢,你需要给它一些挫折。虽然无情的过大的压力对我们没有好处,但是适度的压力并非坏事。我们置身于一个艰难的环境能够帮助我们抵御未来困难的影响。如果我们体验过压力感,我们就不会那么害怕未来困境激发的恐惧心理,我们开始把威胁、问题看作能够控制的情况。

第二个案例

主人公:马拉

关键词:神游

起点故事:

拉的妈妈是一个精神病患者,有非常严重的双向情感障碍,

马拉每天回到家,发现家里的一切东西都非常整齐,她就知道今天妈妈没有犯病。她就知道今天有晚饭吃,今天可以很开心。

但是,如果家里东西乱糟糟的,她就发现妈妈一个人趴在沙发上哭泣,或者砸东西,他的妈妈又犯病了。

她的妈妈犯病时是完全不管她的。所以马拉非常的恐惧,她从小和一个精神病的妈妈生活在一起,经常没人管她吃饭。

这个时候,马拉用“内心深处的逃跑”应对。让整个世界失焦、逃离了母亲

著名的儿童心理学家_皮亚杰和马拉一样,他的妈妈也是一个精神病患者,皮亚杰从小就学会了既与他的妈妈相处,又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他让自己沉静在有序的科学世界中,从而去因对母亲无序的,不可预知的情绪。

马拉用这种方法远离妈妈的影响,整天沉静在学校的图书馆中,最终考上了常春藤名校,等她长大后毕业,生活在了别的城市。

自救用对现实生活的逃避,完成了自我内心的救赎。

第三个案例

主人公:杰西

关键词:培养警觉和洞察

起点故事:

杰西有一个恐怖的姐姐。

兄弟姐妹之间的斗争,有时候会严重到虐待,最恐怖的时候姐姐总是打她,

有时候当妈妈的面打妹妹妈妈不作为,不制止,忽视妹妹的求救

甚至当她姐姐青春期躁动的时候,也会打她妈妈。

姐姐成为了这个家的噩梦。

但是,姐姐好起来的时候很正常,与家里人很好的样子,姐姐很开心就能和家人很亲密,但姐姐一旦翻脸,就摔东西、拳脚相向。

完全看姐姐的心情和状态,姐姐情绪没有办法控制杰西用的方法是,她比其他人更善于察言观色、越来越警惕

到后来,他姐姐一进门就知道他姐姐今天的心情童年中受过逆境的孩子更善于察言观色她比普通人更加善于观察,成为了一种非常强的职业能力。

童年受过重大逆境的孩子,比正常人更加善于观察,他们从小到他看人脸色,他们只要看到一点点问题,就能立刻察觉。他们能更早的识别他人的愤怒,更能识别到危险,所以更加敏感。

于是她开始每天观察姐姐而活

原理:

成功源于哪里?成功往往不来自于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而是来自能够认识到,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

杰西不仅能够意识到危险,也能够帮她意识到机会。杰西非常的敏感。

只有你能意识到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所以你能成功,洞察到客户的需求杰西后来成为了商业顾问,进入了咨询公司

商业的能力就是共情的能力

第四个案例

主人公:伊丽莎

白关键词:接纳与自我控制

起点故事:

伊丽莎白有一个特殊的哥哥,哥哥在家中比他重要的多,因为她哥哥得了抽动秽语综合征(没办法控制自己,整天骂脏话)。

伊丽莎白的父母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她的哥哥身上,在家中伊丽莎白是一个被忽视的人群。

伊丽莎白在家中承担了大部分家务,但她提任何要求父母都没有时间满足,所以伊丽莎白很伤心。

她的爸妈从不参加她的任何活动,比如聚会等,因为她的哥哥需要经常上医院。所以她从小到大经历被忽视的感觉非常严重。

直到有一天,她毕业典礼,在舞台上弹钢琴,恰巧当天哥哥状态非常不错,所以父母带了哥哥一块参加。全场安静在听她弹钢琴,她的哥哥发作了,在地下大喊,当着全校的面。

然后她终于发作、受不了了,告诉父母“你们能否有一天将哥哥放在家里照顾,为什么非得这样,忽略我的人生”

她妈妈说:“你比他幸运,你能够控制自己,所以我希望你能够控制自己。

妈妈说明了为什么对他的哥哥这么好:”假如你养了两只小狗,一只小狗乱咬东西、不听话,一只小狗很乖、很可爱,如果你不得已要抛弃一只,你一定会抛弃那只更乖的,因为至少有人会捡它。“

最终伊丽莎白接受了这一切,她学会了”控制自己“。

她把控制自己做到了极致。最后伊丽莎白考上了名校,事业成功,接纳了哥哥,将照顾哥哥变成了自己的一件事。

如果我们控制自己,会走出不同的一条路。

第五个案例

主人公:娜迪亚

关键词:学会独自担当

起点故事:

每九个人当中就会有一个人失去父母

娜迪亚在大一的那一年因为家里商店被抢劫,失去了父母

失去父母后她每天就生活在校园里。校园能够给她带来生活的连续性。

生活的连续性,一个人生活的连续性被打破,她就会觉得很难受。

最痛苦的莫过于放假,因为放假就意味着她只能空空落落的一个人。

让娜迪亚感触最深的一次是911事件,那一天他们都在上课,突然学校中所有人的电话都响了,各种人打电话过来问:”你在哪?安不安全?一定不要乱跑之类的“

很多人都收到家里人的慰问,

但她一个电话都没有收到,那一刻她特别难过。

原理

问:有多少名人是孤儿?

答:50%成功人士是孤儿

问:为什么孤儿的成功率这么高?

答:有很多人在父母去世以后,变得更加自律、更加成功丧亲会令一个孩子变得早熟,让人变得坚强。

后续

之后娜迪亚喜欢和中年女性打交道,心里咨询师也是个中年女性,发现了这个问题。

问她:”你是不是在我这里找到了母爱的感受?”

因为娜迪亚每次预约都很积极

娜迪亚说:”我一直想要一个不需要预约的妈妈“

最后娜迪亚结婚、生了孩子,心里医生引导她、教他,怎样能够做一个好妈妈。

于是她从需要一个妈妈,渐渐转变成了如何做一个好妈妈。

最终走了出来

第六个案例

主人公:玛莎

关键词:用面具自我保护

起点故事:

她小时候经历的是精神方面的虐待,

他的妈妈是典型的以自我为中心的那种人。

他妈妈跟他爸爸离婚,她爸爸很有钱,妈妈没有钱,

但是妈妈把她当作了向爸爸要钱的筹码,永远通过他不断的向她的爸爸要钱。

她妈妈跟她灌输的价值观:“你什么都不用干,你也不用上学,你将来不需要成功,你爸死了之后,所有钱都是你的,只要继承你爸的钱就好了”

妈妈在家里面打他的情况不多,但是经常进行精神上的虐待,不断的骂她,不断的指责她,天天批评她。

每次出门的时候,她的妈妈就要求她:“我想让别人知道我很好相处”。因为她妈妈还要谈恋爱,还要去社交。所以每次出门,她都扮演妈妈的快乐搭档,永远在他妈跟前都是姐妹花一样。但是回到家就骂她就侮辱她。说她穿的、发型真难看,腿粗成样,就天天这样折磨她。

对孩子来讲,这种精神上的虐待有时候会比肉体上的虐待产生的伤痕时间更长,会延续更长的时间。

所以,玛莎慢慢的学会了自我保护的工具_面具

经过种童年逆境的人有很多,后来很多都成了表演艺术家,成了演员。

玛莎也是一样。

她的助理说:“我看到她在一千个人面前的时候从来不会紧张,但是只要她一个人,他会手足无措。”

玛莎感觉在世界上生存很容易,只需要“演”就好了,所以她每天出门都表现的很快乐,

但是她内心知道,她说自己是个坏人。

她找心里医生做咨询的时候,见面第一句话说:“请你千万不要喜欢我,我根本不是你看到的样子”

玛莎觉得别人喜欢自己是不可能的,被别人喜欢,都是因为别人不了解自己。一旦被别人了解,他们就不会喜欢我 。

有大量经历过童年逆境的人,都会有相同的感受。

玛莎的内心依然会觉得痛苦,她感到自己失去了为自己思考和说话的能力,使她感到害怕。

她忽视自己的反应和感觉太久了。

当它死记硬背台词,安抚母亲或者取悦伴侣时,她知道该怎么做。但当他面对诸如你今天想做什么之类的普通问题,或者面对诸如“你爱我吗”的私密问题,她的头脑一片空白,内心感到不安。

当她没有事情需要做的时候,她不知道自己改怎样做。她只知道别人想要或需要她做,或者成为样的人。

如果你从小到大,带着一张面具的话,你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因为你只知道别人需要什么,你在别人面前去做出该做的样子,但是没法面对自己的内心,没有热情,没有欲望,永远都生活在冰冷的自我之下。而当你面对一千个人的时候,面具就戴上。

面对自己一个人,就傻掉了。

她可以很好的跟世界适应,可以跟所有人相处,但她始终没法解决内心当中没有追求的问题。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自己到底需要些什么。

–未完–